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主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防科学技术大学 > 新闻公告 >

军校学员的全家福,你见过吗

2020-05-18 0 新闻公告 来源: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

全家福,是一个家庭团聚时刻的定格;然而,对于聚少离多的军人家庭来说,全家福的数量极少,却每一张都弥足珍贵。

今天,我们把镜头对焦军校学员,看看他们晒出的全家福,听一听定格时光背后的故事。


聂国东:三兄弟相约从军

全家福里的长辈们都有过参军经历。

八岁那年的春节,看见父辈们的军装,我和哥哥心生羡慕,两人约定,一起进军营,报效祖国。

十年后,录取通知书来了,邻里们都知道,聂家两兄弟,哥哥考入了武警学院,弟弟考入了国防科大。

如今,照片里前排最左边、家里最小的弟弟也已入伍,三兄弟全部来到部队,一腔热血,报效国家。


尚龙泉:第一张穿军装的全家福

这是一张对我们一家来说意义非凡的照片——纪念我参军入伍的全家福。

你们一定想不到,拍照的时候我一直在默念军姿动作要领。

“头要正,颈要直。下颚微收,两眼目视前方……”第一次穿军装照全家福,我生怕没把军人的精气神拿出来、没把军训时的标准立起来。就连相机拍摄不到的身体部分,我也照做不误,绝不打折扣。

“帅小伙,很有精气神嘛,不愧是名军人!”听到这,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当在父母面前穿上军装的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真正长大了,一个家庭的温馨和美好仿佛就凝结在这一刻,因为我懂得了责任和使命。

照片里的我,笔直地站着,双目炯炯。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,一个更有灵魂、充满责任感的尚龙泉。


刘鹏飞:带着家的期许投身军营

“今年哥哥没法陪你过生日了,又长大了一岁,可不能再贪玩儿啦。”

弟弟的生日在暑假,从小到大我从未错过他的生日。去年夏天,我考入国防科大,开学比之前早些,我第一次没能陪在他身边。

弟弟生日那天恰好是周日,一拿到手机,我便迫不及待发起视频通话,打算“亲自”送上我的生日祝福。“仔仔生日快乐!礼物收到了吗?喜欢吗?”或许是第一次见到我的寸头造型有些不习惯,弟弟害羞地点了点头,便避开了镜头。

爸妈忙接过手机,一边打量着我的新造型,一边关切地问长问短。“黑了,脸也瘦了。”眼里却满是笑意。我突发奇想,截下了这张 “云端”全家福。我们虽远隔千里,却彼此牵挂。这样一张特别的全家福,最温暖,最动人。

家永远是我心中的柔软,我愿带着小家的期许和祝愿,投身这热火朝天的军营大家庭。


许朕嘉:你的背影是我的方向

去年大年初五,一家人难得凑齐,在老家拍摄了这张全家福。在此之前,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,便倍加珍惜在一起的时光。

我在军营长大,在军营文化的熏陶下成长。上大学的前一晚,父亲从爷爷那辈当兵开始讲,再讲自己在军校里的奋斗,我从中知道了军人的不易:

队列考核优秀的背后,是烈日下数小时的军姿;三公里10分钟的背后,是黎明前熄灯后的加练;单杠一到单杠八的背后,手上的老茧掉了一层又一层;军事比武荣立二等功的背后,是日日夜夜的“疯狂”训练……

父亲的讲述更坚定了我当一名好兵的目标。如今,我走上了和父亲相同的从军路,懂得了幸福的来之不易,更需要靠双手去拼搏、去奋斗。


曾定军:你的坚守是我的骄傲

说实话,我和父亲的故事,在我20年的记忆中,少之又少。

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。印象里,他于我,只有那军绿的常服、迷彩的作训服、风尘仆仆的身影以及那几乎和他的肌肤融为一体的兵味。

父亲生于一个穷苦家庭。1992年,坐上前往新疆的绿皮火车,成为马兰的一名战士。在军营里,父亲没有放弃任何学习进步的机会。1994年,他考上军校,2010年又考上硕士研究生。从军30多年里,他一直默默在戈壁深处的骄阳下坚守,保障一线科研任务顺利展开。

父亲的奉献精神感动着我,在高考后填报志愿时,我毅然决定要上最好的军校——国防科大。


学员队:这里是我们共同的家

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,相约在学员队这个大家庭。一起哭,一起笑,一起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,一起在队列场上挥汗如雨,一起在自习室里挑灯夜战……虽然来自不同的家庭,但我们彼此亲如兄弟。我们将在这里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,有了彼此的陪伴,便不再孤单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二九年华大学门户 » 军校学员的全家福,你见过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