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主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防科学技术大学 > 新闻公告 >

不姓马的马老师

2020-11-21 0 新闻公告 来源: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

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因吞咽困难,任会芬的脸涨得通红,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。我见状对她说:“吃饭都困难,还扯着嗓子上课,会影响恢复的。”那时任会芬做甲状腺癌手术不久,脖颈处的刀口清晰可见。任会芬微笑道:“一上课,就忘了自己是病人。”我心头不禁一热。

任会芬1972年出生。2003年硕士毕业那年已三十出头。而立之年,何去何从,她有她的想法。那一年,她告别家乡和亲人,来到长沙工程兵学院,穿上军装,成了一名政治理论课教员。

“人生最重要的两件事,是找到你所热爱的事业和真正爱你的人。献身国防教育事业是我的选择,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,也是心甘情愿的。”这是任会芬在学员队毕业纪念册上写下的表明心迹的话。

此后,如何成为合格的政治理论课教员,便成了任会芬奋斗的目标。常言道,要给别人一瓢水,自己得有一桶水。任会芬发现,自己曾以为满满的“一桶水”不够用了。“热爱工作的人是不会放弃学习的”。此时,导师的临别寄语回响在任会芬耳畔。那段时间,任会芬如饥似渴地读书,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用上了。她本来爱好马拉松运动,享受在大自然中奔跑的酣畅。对于读书充电,她也有相同的感受。并且坚信,学习就像跑马拉松,坚持下去才能有所收获。

“当一个热爱工作的人在工作中挖掘潜能,发挥才干,做正确而值得的事,该是多么快乐啊。”任会芬曾这样对同事说。

与此同时,任会芬还苦练教学本领。每天准时走进教室,聆听同事授课,学习他人之长。遇有培训,她第一个报名。经常为弄清某个问题而查阅大量资料。课前,她反复研读教材,精心制作课件,让学员理解更容易,记得更牢固。她常请同事们听她试讲,提意见,给建议。渐渐地,任会芬的课生动有趣起来,讲起课来也更加得心应手。在学员们眼里,方式活泼,语言幽默,是任会芬教学的最大特点。

学员的收获和教员的付出是正比关系。任会芬指导的几个研究生都记得,一篇几千字的课程作业,往往要花一个月时间修改完善才能过关。任会芬从整体框架到标点符号,不厌其烦地指导修改。“既然来到国防科大,成了我的学生,我就要对你们负责。要让你们知道,什么才是做研究的正确态度。”鲁迅先生说过,教育根植于爱。任会芬的严,也正体现了这种爱。

文职人员转改政策出台,任会芬再次面临人生的抉择。脱军装,转文职,变身份,她有过犹豫彷徨。回想入伍以来的种种经历,任会芬感慨万千。当年,她辞掉工作,报考军校研究生,毕业后放弃到机关工作,主动选择政治理论课教学研究。那年孩子刚一岁,她远赴西安政治学院读博。终于,对国防教育事业的初心和热爱,在思想斗争中完胜。她坚定转改决心,递交转改申请。并以圆满完成各项任务的出色表现,取得教授专业技术资格。

去年体检,得知患有甲状腺癌,任会芬愣住了,完全难以置信。医生说必须尽快住院手术。“快要期末考试了,学员怎么办?关键时候不能掉链子。”任会芬的工作、生活,一切照旧。直到夏休,才入院手术。医嘱术后要休息三个月,再视复查情况,确定能否上班。可任会芬哪里闲得住,不久便来单位要求上课,说“我有跑马拉松的底子,扛得住”。领导拗不过她,只得同意。但得先试试,不行就回家。结果是,任会芬没有请过一天假,风雨无阻,尽职尽责。因为讲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,又擅长跑马拉松,所以她被学员们亲切地称作“马老师”。好一个“马老师”,战胜病魔,重返讲台,英姿飒爽,再上征程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二九年华大学门户 » 不姓马的马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