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主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防科学技术大学 > 新闻公告 >

“入朝作战是对我最好的教育”

2020-10-22 0 新闻公告 来源: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

70年前,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的旗帜,开赴朝鲜战场、与朝鲜军民并肩奋战,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。时光荏苒,转眼70载,中华儿女们从不曾忘记那段历史。在国防科大也有一群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们。今天,跟随记者的脚步一起重温那段“雄赳赳 气昂昂”的岁月。

徐振礼是原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应用物理系副主任,说起抗美援朝,他认为那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。从热血青年到耄耋老人,70年斗转星移,那段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如闪耀的星星,在他的“宇宙”中熠熠生辉,不曾有一分黯淡。

(徐振礼生前影像资料)

1931年,徐振礼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市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。同年,“九一八事变”,东北三省陆续沦陷。“大哥被日本人抓走,逃跑了也不敢回家。”为了能“有口饭吃”,自7岁起,徐振礼便开始出去做劳工,给地主家喂猪放羊、在钢铁厂出苦力,直到1948年参军入伍,他已经有7年工龄了。

1950年,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遭到严峻考验,美国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。“朝鲜,与中国山水相连,我们的北大门不能丢。”徐振礼连交17份请战书,终于如愿作为第一批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。

“主动请缨,不怕死吗?”

“一旦朝鲜沦陷,中国国将不国……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,只有命一条,大不了一死,也是死得其所。”

部队刚跨入朝鲜时,战火连天、满目疮痍,已经分不清楚是城镇还是农村,所有的建筑物几乎都被炸毁,伤员不断被转运下来,此情此景,更加燃起了徐振礼满腔的怒火和斗志:“护卫国家安全,誓死不退。”

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徐振礼被分配在志愿军第一办事处第二供应站,负责后勤保障工作。为了将物资押送至前线,白天容易被敌人发现,他们只能晚上行动,“经验靠积累,也靠摸索。”当时,美军的侦察机不断,拍了照就飞回去,等到再派轰炸机过来,中间会有20分钟的时间差,利用这间隙他们拼命赶路逃离敌机视线。除了躲避敌人的狂轰滥炸,他们还要提防身边渗透的美国特务,一百多里的路往往要走好几天。

一次,天刚蒙蒙亮,任副排长、代理指导员的徐振礼带着20几人在前川火车站押送一列火车,上面装载着武器、弹药和粮食。突然,两、三架小型战斗机F18向他们俯冲过来,飞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,美机驾驶员趾高气昂、摇头摆脑地低飞轰炸,那得意洋洋的嘴脸清晰可见。关键时刻,徐振礼来不及多想,果断组织战士用缴获的步枪进行反击,虽未能将敌机击落,但成功遏制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不敢再低飞挑衅。反击中,敌人动用B29轰炸机进行轰炸,一个个炸弹在四周爆炸,巨大的爆炸声后,徐振礼的世界一片宁静,抬头发现手上步枪的枪杆已经被炸没了。伴随着爆炸声消失的,还有5名战友年轻的生命。

战争是残酷的,流血牺牲是常有的事,但是习以为常并不等于麻木。在被问到抗美援朝战场上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时,他脱口而出“黄朝岭战役”。那一战,人民志愿军对战的是美国骑兵第一师。大雪封山,路陡坡滑,徐振礼带领战士们往前线运送弹药物资,再将前线伤员和牺牲将士拉回。为躲避美军飞机轰炸,常常夜间摸黑行车,“车里要放物资坐伤员,我们就坐在车顶上,好几次差点翻下车。”有很多运输车在陡峭的山路上和敌军轰炸下翻车坠入江中,他们的前指导员就是这样牺牲的。

战役结束后,徐振礼带人前去打扫战场,天气极度寒冷,寒风呼啸,飞雪漫天,“那个时候的军装里面是没有衬衣的,直接贴身穿,在零下二十多度的环境下,一出汗就容易被冻僵”。放眼望去,白茫茫的一片,哪里有战友的身影。仔细盯了良久,徐振礼发现不远处的雪有些微的突起,立马跑过去将雪扒开,果然发现一名战友,身子硬邦邦的,不知是被冻僵还是已经牺牲了。

“战友们在前线奋勇杀敌,不管是死是活,都要把他们带回去!”他们怀着极其沉重的心情带回了100多个战友。所幸的是,回来发现许多人还有心跳,只是被冻僵了。

1953年,抗美援朝以胜利告终。徐振礼带着军功从战场上退了下来,却住进了医院。战争不但残酷,而且十分艰苦,从17岁入伍开始,他就几乎没有脱过衣服睡觉,加之战场上只能睡在荒郊野外、战壕里、防空洞内,徐振礼患上了严重的皮肤病。

兵者,国之大事。军队不生产谷物,但生产安全。徐振礼常说:“入朝作战是对我们最大的教育。”他们入朝时带着六零炮、八二炮、重机枪、步枪等简陋装备,对抗的是美军的榴弹炮、坦克和飞机。没有制空权,战场的后勤补给就没有保障;没有现代化的国防科技,就会挨打。

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1961年的冬天,徐振礼主动申请到当时的哈军工去,直到在原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应用物理系副主任的位置上退休,他将余生的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国防科技事业。他的儿子和儿媳在军队医疗系统工作,唯一的孙子和唯一的外孙听从了他的建议,一个成了空军,一个成了海军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二九年华大学门户 » “入朝作战是对我最好的教育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