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主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防科学技术大学 > 新闻公告 >

温暖的光

2020-07-10 0 新闻公告 来源: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

还没到校门口,陈挚教员就已经在岗哨外撑伞等着了。他远远望见我冒雨走来,立马招手说道:“长沙这些天降温了,你可得注意保暖啊。”我接过他手中的伞,笑嘻嘻地看着这个让我盼了又盼的“老头儿”:老师,回来能见到您,我浑身都暖暖的。

记忆如同依附在教学楼墙上的爬山虎,每年枯萎又重生,却依旧鲜活如初。我与陈老师的“不解之缘”源于2016年,那年,我作为战士学员考入国防科技大学,而他当时教战士班。尽管我们相处不过半个学期,但这短暂的时光却成了我珍藏至今的宝贵记忆。

大一最出名的两门课是高等数学和线性代数,因课程难度大被同学们戏称为“脱发课”,陈老师就是这两门课的“掌门人”。

作为一名战士学员,在部队的两三年里没有系统地上过文化课,一开始接受这些“高等”知识无异于听天书。课还没上多久,我就感觉睡意袭来,不由得打起盹来。

梦还没开始,一阵刺耳的敲击声就冲进了我的耳朵,我猛地抬头,正对上陈老师那凌厉的眼神。本以为他会狠狠地批评我,可他却转身回到讲台上,淡淡地说:“龟兔赛跑的故事大家听过吧,只是现实生活中,往往是乌龟睡觉,兔子一路领先。因为比你优秀的人,往往还比你努力。”

我惭愧极了,可看着满黑板闻所未闻的函数、曲线,仍是一头雾水。陈老师似乎发现了我的迷茫,课后他单独找我谈心:“丫头,千万不要灰心,你是一名战士,你要相信,只要你肯学,没有什么办不到。”

陈老师笃定的眼神像一束光照进我心里,瞬间驱散了我所有的无助和不安。我决定学着做一只奋力追赶的“乌龟”,努力跟上他的脚步。

决心虽下,前进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。有段时间学到微积分,概念抽象空洞难以理解,我的考试成绩一直在60分左右徘徊。虽然有很多疑问,我却怎么也拉不下面子找老师请教。陈老师发现了我的顾虑,便利用课间休息时间,绕着教室过道来回转。只要我有疑问,他就随时停下来解答,哪怕是看起来十分“傻气”的问题,他也会一遍又一遍地给我耐心讲解。

除了牵挂我的成绩,陈老师还一直给予我精神上的鼓励。每次交上去的作业,我都能收到他写的批语。内容或是对错题的纠正,或是他自己总结的解题“独家秘籍”,但最后总不忘写上一段鼓励我的话。虽然只有寥寥数语,却是我求学路上的莫大慰藉。

渐渐地,作业本上的错误越来越少,我的成绩越来越高。就在大家为期末考试紧张备考时,陈老师却得了重感冒。那天回到宿舍,我打电话给他,迟迟没人接听。几分钟后,手机屏幕亮了,他发来一条信息:“嗓子现在说不出话,昨天你问我的题,我给你写纸上拍了照片,结合课本你再看一看。”

看着屏幕里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手稿,我顿时热泪盈眶,深深被这位“学生才是第一位”的老师感动。连代课教员都说:陈老师是把你们当自己孩子教啊。

学期结束时,我因成绩优异入选学校“卓越指挥人才创新拓展班”,终于从一只奋力追赶的“乌龟”,摇身变成了陈老师口中那只领先的“兔子”。

虽然课程结束了,我和陈老师却一直保持联系,时常交流学习心得,也会向他汇报取得的各项成绩。

时间从指缝中悄悄流走,我已步入大四在分流院校学习。虽然已经离开长沙,但我还是会在某个瞬间,回想起那年盛夏,陈老师单独跟我谈心的那个午后,想起那束照亮我心房的温暖的光……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二九年华大学门户 » 温暖的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