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主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防科学技术大学 > 新闻公告 >

回忆流连书店的时光

2020-04-24 0 新闻公告 来源: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

这次疫情延续时间有点长,对于每天读书的我,买书和买菜买米一样不可停顿。然而近来,网上购书不时出现异常。这些平时不会出现的状况,让我回想起那些追逐书店的年月。


我开始自主读书和买书,始于1981年上军校有自己的收入——津贴费之后。最开始是在军校所在地石家庄,每到周末,我都梦想能到书店看书买书。可是,当时学员的周末外出比例只有十分之二,轮到自己就是小小的中奖。另外,虽然我入学入伍即赶上津贴费从每月6元涨到10元,但毕竟非常有限,很多时候只得将手里摩挲着的心爱的书放下。此后多日必定魂不守舍地想着失之交臂的书,直到下月发下津贴,才能将梦萦情牵的书拿到手。


大学毕业即赶上涨工资,副连职干部的月薪从五六十元涨到将近一百元,我从此没有因为缺钱而拿不回自己心仪的书。一次讲座上,我讲述自己的读书与买书经历,一句豪气冲天的“从此我再没有感到自己穷过”,旋即成为学员们在强军论坛上热议的“名言”。


那些年,不管是上大学还是参加工作,是出差还是回老家,每到一处,我最热衷追逐的,就是当地的新华书店。1987年整个上半年在广州出差,我几乎寻遍了这座城市的所有书店,购读书籍包括介绍特区改革的《深圳的斯芬克斯之谜》和讲述广东改革的《先行一步》。在科大读研期间,我在休息日拜访最多的是五一路的新华书店。在这里我不仅关注与专业相关的最新图书,而且购读了台湾诗人、作家余光中的散文集《鬼雨》等文艺书籍。


在我离开老家上军校之前,仅去过县城几次,更不知道它的书店在哪里。上大学、参加工作后再回到这里时,我已经能够轻车熟路地在它的书店里找书。令我欣喜的是,在小县城的书店里,竟然找到了在外地大城市遍寻不得,四川诗人、作家流沙河先生编著的《台湾诗人十二家》。这本诗集里有一首诗几乎所有华人耳熟能详,那就是余光中的《乡愁》。


在追逐书店的年月,当然不会缺席难得遇上的全国书展。1994年,第六届全国书展在我所工作的武汉市召开。在这里,我终于购齐了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83年出版的一套四卷本《鲁迅选集》。当我于1984年在石家庄遇到这套书时,为了省钱,竟然少购了其中的第二卷。原因是我在军校图书馆里,已经借阅到了大量的鲁迅杂文,而这套书第二卷所刊全是杂文。如此短视所造成的疏忽,使得这套书在我手里缺了非常关键的一卷。离开军校后,我已经很难借阅到包含第二卷所刊杂文的鲁迅著作。此后十余年的日子,堪称“此恨绵绵”。


你可以想见,当我在书展上找到这本书时,是何等喜悦!此时的书价,已经从当年的不足二元,涨到了近十元。一方面因为有了工资非常“富有”,一方面因为此次的教训,此后我再也没有犯过让欲购之书从眼底、手底溜走的错误。


当我来到现在的学院任教时,周边有大小近十家书店。无论是因他事路过,还是闲暇过来淘书,我都会和店家好好沟通。有时,是托他们去找我所需而店里又没有的书,有时则是以购买的书多为由要求店家让利。就这样一来二往,我几乎和大多数店家建立了很好的交谊。当他们因网商、电商的迅猛发展而逐渐像潮水一样消退时,我和他们一样感伤。


然而,时代就是这样:一波潮水消退留下的痕迹,很快会由另一波潮水的到来抹平。我相信,这次疫情所带来的影响,亦将很快被新的生产和生活的讯息所消除,新的潮汐将会更加迅猛。真正的读书人不可能因任何外力放弃阅读,生活更不可能因任何原因停下脚步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二九年华大学门户 » 回忆流连书店的时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