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主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国防科学技术大学 > 新闻公告 >

家的味道

2020-04-23 0 新闻公告 来源: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新闻网

去年除夕夜,一条“中国军人出征武汉”的动态刷爆了我的朋友圈,解放军三支医疗队四百五十人,在万家灯火团圆夜告别父母,告别爱人,告别孩子,誓师请战,驰援武汉。作为一名军校学员,我为自己的战友们感到深深地自豪。但那一刻萦绕在我心头的除了这份自豪,更多的是担忧。疫区就是战场,他们奔赴的是最前线,我担心战友们的安全,也担心妈妈的安全。


春晚开始了,但全家都没有心思去看,因为妈妈一早出门到现在还没有下班。她是区疾控中心检验科的技术人员,这次疫情来袭,她站到了抗疫一线。我今年寒假回家已经是腊月二十七,小镇的大街小巷张灯结彩,准备好迎接一个红红火火的新年。年味儿越来越浓,妈妈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。她上班一天比一天早,下班一天比一天晚,我们娘俩只能晚上见面。我每天关注着疫情动态,看到感染人数越来越多,覆盖范围越来越广,心里也越来越不安。想问问妈妈最近的情况,可看到她每天回到家都累得不想说话,我也欲言又止,只想让她多休息一会儿。


妈妈说这一年到头,我只有过年才能回家住几天,得做几道拿手菜,让我尝尝家的味道。妈妈做的菜就是家的味道,过去的这一年,我多少次想起这熟悉的味道。


2019年的春天,我通过层层筛选和考核,成功入选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阅兵的院校科研方队,成为一名受阅队员。在北京七个月的训练,经春历秋,暑来寒往。多少次在烈日下拔军姿,一个小时不动,两个小时不倒,心里想的都是“要是训练完能吃一口我妈做的红烧排骨就好了”;国庆阅兵正步踢过天安门,听着长安街两侧观众们的欢呼与呐喊声,心里想的还是“如果庆功宴有妈妈做的可乐鸡翅该多好啊”;任务结束回到学校,面对落下半年的学业,经常加班赶进度,夜里肚子饿的咕咕叫,最想吃的依然是妈妈做的菜。这一年聚少离多,在家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两三天,我的心和我的胃,都太想家了。本想这次寒假回来吃个痛快,没想到赶上了疫情,回到家却没能尝到家的味道。


除夕夜,爸爸和我包了饺子,时针走过十点,妈妈下班回来了。站在门外身上冒着白气,外面冷得要命她却出了一身汗。刚下班就立刻赶了回来,她嘴角强撑着向上,但眼神充满了疲惫。喝了一碗饺子汤,吃着热气腾腾的水饺,听她说着今天怎样接收样本,如何从医院到市疾控中心,一趟又一趟采样送检。我不太懂她说的专业术语,但我明白她是除了临床医生以外,离病毒最近的人。


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,我和所有人一样,逐渐意识到此次疫情的严峻,也更加清楚一线抗疫人员所面临的危险。妈妈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咽拭子标本的采集和运送。虽然我所在的地区确诊病例不多,但要排查的密切接触者和疑似病例数也不少,妈妈早出晚归连轴转就成了日常。因为采样过程中不可避免要接触病毒含量极高的传染源,所以她工作时要裹在防护服、护目镜、面罩、N95口罩、手套、鞋套组成的蒸笼里,一工作就要连续5-6个小时,每天回家时衣服都被汗水浸透,脸上被勒出一道道印痕,双手也捂得起皱。每次采样送样后都要进行消杀,在高压喷雾的喷射下,消毒液有时会渗入防护服,妈妈的衣服被染得深一块浅一块,像是一套迷彩服,在我心里她就是身着迷彩全副武装的战士。


我所在的地区到目前为止共有六例确诊病例,其中有四例是妈妈入户采集标本并送检确诊的。疫情就是命令,只要一接到采样送检的指令,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要迅速出发。妈妈在办公室支了个折叠床经常住在单位,我俩一周也见不上几次面。


作为儿子,我希望她能在家多待一会儿,希望她可以过个周末,希望可以吃一次妈妈做的菜。但作为一名军人,我明白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。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我的妈妈、我的战友和广大的抗疫人员,他们就是冲锋陷阵的战士,战士就要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,战之必胜。我的妈妈作为一名疾控人员,为了更多人的健康和安全坚守一线,没有叫苦叫累,更没有临阵退缩,我想起了我们的战斗作风: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,我为她感到骄傲。


两周前,武汉解除封城,国内战“疫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。那些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纷纷踏上了回家的路,他们离开战场,回归平凡。英雄脱下厚厚的战袍,他们也是儿女,是爱人,是父母。近些天妈妈的工作稍微轻松了一些,但仍然坚持早出晚归,她说现在还有很多归国人员、离鄂人员需要检测,不可以放松警惕。


“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。”2020年的春天如期到来,这背后是许许多多抗疫人员的默默付出,希望英雄们都能早点回家,尝一口家的味道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二九年华大学门户 » 家的味道